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摇篮世界 /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最新帖子 由 葡萄怪兽 今天23:02:28 »
我认为目前对资本圣武士少女的表现不够。
“价格是供需关系决定的,并不是我们要这么定价的!”
是为卖酒正当性最振聋发聩的辩护
对哦!这句话也太棒了,必须记录下来!
2
原創區 / Re: 2D6原创规则《惊悚世界》
« 最新帖子 由 Alanryan 今天23:01:33 »
你用现实的角度想想,年龄只是学历的范围。并不是说你30岁就一定是博士,但你6岁只能是小学生。
然而从你的规则文字来说,30岁的人成不了博士,只有25-28岁的人才能成博士,事实上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扮演30岁的人;6岁只能是小学生,不能是幼儿园或者上不起学的穷人;19岁一定是大学生,不能是高中肄业……
所以,规则文字有如此诡异问题却意识不到的人写出来的规则究竟优点在哪,麻烦说明一下吧
3
术士主要好处是有龙之族裔的优质法术和适合gish的各种变体吧(但作为gish来说术士的施法能力又不够好),不过炮台术士某是真的不太会build……

不过炮台术士撇开专属法术,其他方面各种意义上不如强化专精法师是真的,而且从种族角度说魅力也并不比智力难堆,纯粹的好处还少(因为魅力上XX系列几乎都需要牺牲施法等级来拿)

法术知晓数目先不说,因为炮台并不需要那么多可知法术,这是一个可以克服的劣势(但是不同种类的输出法术和攻击手需要的自保/辅助/兼任团队辅助所需的法术也很吃已知格子);但是专长数目偏少、法术环位落后和术士专属资源对施法能力的增强较差也是个问题,更主要的是术士要拿对法师来说理所当然的能力往往也需要花费大量的专长 :em005比如快速超魔

4
奈亚琥珀

马尔蒂说:“我也不知道,但你们还有谁更合适吗?”多诺丝:“也只有我了。”洛洛:“可惜我不懂怎么拆,不然我也很合适。”如果你不反对,马尔蒂就让丈夫赫沙流斯抬起自己,然后纵身跃入钟内,一把抓着钟摆,开始拆除的工作。费了不少时间,这时钟摆忽然一晃,马尔蒂带着钟摆跃下。洛希和奥丝莉娜还有你,三人都可以从这个布满符文的钟摆上,感觉到明显的亵渎之力。这股力量非常强大,但是只蕴含钟摆中。柳特:“钟摆是拆下来了,钟应该不会再响,但是总感觉哪里还不够。”洛希:”琥珀,这个钟摆带有很强邪恶气息 应该怎么处理?”

……………………
离开钟塔楼顶
“好吧,我会回到一楼等候你们消息。或许……”老人叹了一口气,转身从旋梯向下离开……
那个老人是在你们下楼梯时已经在这个房间里了。看不到如何进来的。当然,你的怀疑相当合理,为什么那些幽灵和骷髅不攻击他呢?
此外,这个旋转梯是没有直接通向三楼出口的。直通二楼。如果要去三楼就要走回四楼走廊,然后从垂梯爬回三楼。三楼的骷髅会隔一段时间复活。不过你们只要奋力攻击就能确保摧毁。只是奥丝莉娜的魔力消耗也很多了。
除了垂梯所在的五号房间(东侧),三楼之前你没有探索过任何房间。这里的骷髅守卫着的四个房间,从东向西,南侧的是四号,北侧三号,接着南侧二号,北侧一号(自称管家的老人提及的房)

………………………
女王琥珀
你使用捡到的重力棒狠狠抽击了那个章鱼。把它直接打得飞了出去,远远叠撞入墙壁不见了。exp2获得。波洛丝紧跟在你背后。她本身战斗力很一般(但实际也比普通人类好些)。她用手靠在你背后,说道:“母亲,波洛丝对这里没有印象,但是我感觉到石板力量就在前方不远。”

击破章鱼后你进入了平台,然后扶着护栏很快就来到了舰长室前。封闭的门上描绘着一只蓝色的枪头乌贼的图案(长乌贼号标志)。
门边有一个启动手掌以及视觉检查的系统端口。如果你伸手和对着系统望一眼,就会有一个回复:“荣誉舰队精英,琥珀上尉。你没有没有预约就直接进入舰长室的权限,但您有通信权限。需要直接接通舰长室通讯询问是否能进入吗?”

5
閒聊區 / Re: 收集一些开团点子-新人大厅版
« 最新帖子 由 lvks鲁卡 今天22:39:43 »
pc都即将成年,收拾行装参加相当于成人礼的冒险(这也是开团前pl所知的全部了),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中有1d4个其实是遭人唾弃的变形怪。在正式转变为变形怪前,他们需要设法发现自己的真实种族,并且面临寻找同类还是寻找救赎的选择。
6
火炉旁的说书人 / Re: 【简单易懂的鸽团教学】
« 最新帖子 由 非灰烟灭 今天22:39:42 »
“哎,呆呆傻傻的艾达小宝贝真可爱。宝宝的保姆当然是孩子的爸爸咯。”萨珊咯咯的笑了两声,“养宝宝这种事情交给我和卡尔就好了。”
“喂,惹人烦的维纳德斯,你那张臭嘴是被缝上了吗?平时你不是很能说。”萨珊笑完转头看向一旁沉默的维纳德斯。看得出来,这位女士很讨厌维纳德斯——实不相瞒,那位女法师和女游侠也不喜欢这个嘴臭人,“有什么屁就快放。”
7
tql,赞美翻译,速度太快了
8
铁牙入侵 / Re: 【铁牙入侵】论坛团
« 最新帖子 由 德拉卡 今天22:18:20 »
在你们一一报菜名的同时,杰特也迅速用炭笔在自己的胳膊上画着各种意义不明的记号,随后转身离去。
一时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前来搭话了,整个酒馆依旧熙熙攘攘,但是给了你们一种奇怪的寂静感。
过了少许时间,你们的食物也被送了上来,而杰特则是不断用自己风流万种的眼神暗示你们赶快吃完,从而给新客人留下位置。
莉多三口并作两口地吞下奶酪,双手捧着“大号”酒杯一口闷掉了剩下蜜酒。招呼了一声老板娘,在桌子上放下餐费。
“再去镇里逛逛好了”
“各位,有缘再见”向拼桌的各位打了个招呼后,便轻盈地跳下椅子,走出酒馆。
9
書庫 / Re: 《Shatter Star》loot帖
« 最新帖子 由 笨哈 今天22:06:13 »
09/18
精緻品匕首
精緻品悶棍 (約瑟夫卡)
精緻品手弩 (槍手)
皮甲
血根草1劑 100 gp
腐精油2劑 90 gp x 2
條紋毒蕈2份 180 gp x 2
鍊金工具包 (拿走)
易容工具包 (拿走)
盜賊工具包 (拿走)
約瑟夫卡-1 sp
先知-5 sp
獵人-1 sp
槍手-1 gp
精緻品匕首
6根飛鏢
2瓶治療輕傷藥水
1瓶治療中傷藥水
1瓶隱形術藥水
35 gp
一枚250 gp的紫水晶


09/25
約瑟夫卡購買防水牛眼提燈(17 gp,3磅)
2個裝有酒的1加侖酒壺
2把匕首
2根木棒
鍊甲衫
釘頭錘
輕木盾
12 gp


10/16
小體型皮甲 x2
中體型重弩 x2
護盾術卷軸
法師護甲魔杖(剩餘11發)
發煙棒
絆足包
秘銀短劍
攀爬工具包
55 gp
精緻品盜賊工具
盜賊馬甲
夜盜之靴
43 gp各類錢幣
30 gp寶石
不知名碎片
10
2019年10月3日第十次团【整理中】
劇透 -   :
DodontoF:"维托" 已登入。
DodontoF:"月宫玖羽" 已登入。
DodontoF:"DM" 已登入。
DM:【酒馆1】
DM:【人声1】
DodontoF:"月宫刀珑" 已登入。
DM:开始点名!
维托:准备完成!(1/3)
月宫刀珑:准备完成!(2/3)
月宫玖羽:准备完成!(3/3)
所有人准备完成!
DM:————————————————start——————————————————
DM:【酒馆1】
DM:【人声1】
酒保:"你的脸色很糟糕,是酒不对口味吗?”
剑客:“只是想起了一点往事.....冰块就要没了,帮我换下”
酒保:“乐意效劳,先生。”
DM:酒保优雅地弯下腰去,吃力地拉出了酒柜下的冰桶,剔透的冰块哗啦啦地响动着悦耳的声音
剑客:“......我讨厌这种黑漆漆的地宫,和像虫子一样杀都杀不完的怪东西...”
DM:剑客的眼睛里已经带上了几分醉意,他直勾勾地盯着杯子里面的倒影,低声地打了个嗝。
DM:=================begin=================
DM:【DS】
DM:【BS】
DM:【SS】
DM:【洞穴2】
DM:【洞穴1bgm】
DM:【水滴声1】
DM:激烈的战斗已经告一段落,酸痛的肌肉不断地呻吟着渴求休息
月宫玖羽:“呼……结束、了吗……”
月宫玖羽:“姐姐!”
DM:从黑暗中袭击而来的恶兽已经被开膛破肚,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上
月宫玖羽:跑过去看姐姐的状况
DM:玖羽跑了过去,看着自己的血亲倒在了发黑的污血当中,气若游丝
DM:而在维托光亮术的边沿,仍然能听到那些东西爪子的摩擦声
月宫玖羽:想要帮助救助姐姐、但自己对医疗的技术却一窍不通
DM:——————它们已经吃到了教训,但似乎仍然不打算放弃垂手可得的猎物
DM:这些怪物就在视界以外的黑暗当中徘徊着,饥肠辘辘地盯着你们
月宫玖羽:看看
月宫玖羽:哪边
月宫玖羽:有能够修整的地方
维托:“野兽比魔鬼好的地方,就在于它们还有最起码的恐惧”
DM:玖羽抱着刀珑四处环顾,发现只有两个地方可去
月宫玖羽:玖羽用锐利的目光瞪着怪物,然后一点一点退回到后面
DM:一个是进来时的石室,而另外一个,则是通往幽邃深处的道路
DM:【奇诡声1】
月宫玖羽:“往哪里走……维托先生?”
DM:怪物们迎上了玖羽的视线,发出了诡异的低吼声————但它们仍然不敢轻易靠近
DM:——————至少,不是现在
维托:“继续……回去可不会让它们放过我们”
维托:“扶起你姐姐吧,虚张声势也好,野兽不敢随意进攻比自己更强的野兽”
月宫玖羽:“嗯……正合我意。”
维托:“然后拿着这个”
月宫玖羽:玖羽抱着姐姐,谨慎地向后退去。
月宫玖羽:“?”
维托:从背包中拿出浮羽
维托:安多安的小玩意,可以短暂的赋予你们飞行的能力
维托:当然也可以贴到敌人身上
月宫玖羽:“谢谢!”
月宫玖羽:玖羽感激地接过了物品,现在可不是谦让的时候
维托:“之后再有战斗我可能无法顾及你们两个了”
DM:(那么,诸位是直接离开吗,往深处走去?)
月宫玖羽:(走
维托:维托持剑走向深处
DM:那么,玖羽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刀珑,而维托手持闪耀着苍白光芒的长剑,迈入了黑暗当中
DM:而身后的怪物,如同芒吉莽原的鬣狗一样,不屈不挠地跟在你们身后
月宫玖羽:“…………”
DM:它们很有耐心,甚至某种程度上,隐约能感觉到有某种野性的智慧
月宫玖羽:玖羽的目光一直交替在姐姐和怪物的身上移动
DM:这些恶兽一直游移在光照范围的外侧,只能隐约看见黑糊糊的影子在洞壁上慢腾腾地蠕动
DM:————对于现在浑身是伤的你们来说,这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DM:“喀嚓”
DM:走在后面的玖羽感觉自己踩到了一点什么东西
月宫玖羽:“呃……”
DM:她低头看了看,是刚开始大家进来时发现的骸骨
月宫玖羽:“哎???”
DM:(是的,我在上上个团里面说过,不过你们貌似忘了w)
月宫玖羽:“这里是……出口……??”
DM:这具骸骨看起来似乎是属于类人生物的,肌肉和组织早就腐朽殆尽,或是被啃食一空
DM:乱七八糟的骨头散落在地上,上面布满了骇人的齿印
DM:背包和衣物也几乎被野蛮地撕扯成了破碎的布条,里面的东西洒落一地
DM:玖羽甚至注意到附近有个半埋在土里,盖子打开的药水瓶,不过里面空空如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维托:“唔,说不定还有剩下的东西”
月宫玖羽:玖羽去看看药水瓶
维托:“先刨一下吧,我来戒备,这个万用工具你先用着”
月宫玖羽:“好……好的!”
月宫玖羽:把工具变成铲子
月宫玖羽:然后把瓶子挖出来
DM:玖羽用铲子刨出药水瓶,用法师之手捡起来仔细检查
DM:发现上面除了一点指甲刮痕外,并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
月宫玖羽: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吗
DM:她回头看了看旁边的尸骨,猜测可能是这个倒霉蛋在最后一刻打算喝下里面的药水
DM:很不幸的是,这货低估了那些怪物冲锋的速度
DM:与此同时,她注意到背包附近好像还有一点东西————是一根杖子和一张发黄的卷轴
月宫玖羽:也去捡起来。
DM:看起来这些怪物似乎对这个人身上带的东西没什么兴趣,杖子和卷轴的状况都尚算良好
DM:毋庸置疑的,这两件似乎都是魔法物品
DM:(需要鉴定的话,请过法术辨识,或者用其他手段)
月宫玖羽:嗯
月宫玖羽:1d20
DiceBot : (1D20) → 7
维托:“我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学法术”
DM:在一旁警戒的维托注意到,土里面还有一些细小的金属机簧和腐烂的皮革
DM:他猜测这是类似弹簧腕鞘一类的东西,不过已经被损坏得无法使用了
DM:(这个先看杖子还是先看卷轴?)
DM:(这个骰的结果)
月宫玖羽:卷轴?
月宫玖羽:.r 1d20+8 这个看法杖
月宫玖羽:1d20+8
DiceBot : (1D20+8) → 20[20]+8 → 28
DM:玖羽发现这份卷轴上采取的术式颇为老派,她并不确定其功能具体会是什么
DM:而杖子上的纹样和咒语她倒是很熟悉,治疗轻伤魔杖,不过魔力所剩无几了
DM:(杖子鉴定结果:治疗轻伤魔杖(25/50))
月宫玖羽:“维托……这里有魔杖,你看看能不能把姐姐救起来?我用不了。”
月宫玖羽:“还有个卷轴你也看看。”
维托:“所以说,我才打算回去好好学学法术”
维托:“这个魔杖,如果你说是治疗法术的话,看起来像是阿巴达尔神殿通贩的版本,我可以试着用一下”
DM:昏迷中的刀珑咳嗽了一下,几丝黑乎乎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渗出
维托:.r d8+1 对刀珑治疗
月宫玖羽:“嗯……拜托你了。”
维托:d8+1 治疗
维托:1d8+1 治疗
DiceBot : (1D8+1) → 8[8]+1 → 9
DM:随着生命力被注入,刀珑勉勉强强睁开了眼睛
月宫刀珑:“唔。。。。。!”
DM:但即使是不谙医学的两人也能看出来,这位明海武士的状况并不理想
月宫玖羽:“……感觉好点了吗?”
月宫玖羽:担忧地看着姐姐
维托:看起来没错,那就继续吧
月宫刀珑:快速看了看四周
DM:她正全身发抖,握刀的手指也在哆哆嗦嗦
DM:地颤抖不止
维托:1d8+1 治疗刀珑
DiceBot : (1D8+1) → 8[8]+1 → 9
DM:(这骰得)
DM:(强而有力)
月宫刀珑:“我感觉好多了”
月宫刀珑:看了看痉挛的手指
月宫刀珑:“不过不是最佳状态”
DM:她向另外两人露出了虚弱的笑容
月宫刀珑:拄着刀站起来
DM:【奇诡声1】
月宫刀珑:看到了那些怪物
月宫玖羽:“嗯……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了。”
DM:来自黑暗深处的咕噜声让刚刚大难不死的刀珑意识到,现在的状况也算不上安全
维托:1d8+1 治疗刀珑
DiceBot : (1D8+1) → 1[1]+1 → 2
月宫刀珑:“恩,找找出口吧”
DM:刀珑身上可见的创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月宫刀珑:“那些家伙肯定会给自己留活路的”
维托:1d8+1 治疗玖羽
DiceBot : (1D8+1) → 1[1]+1 → 2
维托:1d8+1 治疗玖羽
DiceBot : (1D8+1) → 5[5]+1 → 6
DM: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背影已经并没有一开始那样看上去让人安心
月宫玖羽:“啊……谢谢你。”
月宫玖羽:玖羽感觉自己在之前的战斗中留下的伤口也好些了
维托:维托将魔杖插在腰带上“安心多了,耽搁够久了,继续吧”
月宫刀珑:“。。。谢谢”
DM:(那,没有其他事情的话,继续深入咯?)
月宫刀珑:还不习惯道谢
月宫刀珑:(GO)
月宫玖羽:(GO
DM:得益于这从天而降的补给,三人恢复了一点精神,决定以寻找出口为最优先事项
DM:于是他们把那堆骸骨抛在身后,继续大步流星地深入地底
DM:当然,那些怪物也一直亦步亦趋地如同影子一般跟在后方
DM:而在你们走出不到50步的时候,从后方的洞穴里传来了让人胃酸上涌的咀嚼声
DM:——————看起来,这些恶兽并不打算浪费同伴的尸体
月宫玖羽:“……”
月宫玖羽:声音让玖羽感到一阵阵的不适
月宫刀珑:“哼。。。”
DM:随着你们越发深入,前方接连不断地出现了岔路口
DM:单一的通道铺展成错综复杂的洞穴的结构,如果不是部分地方留着人工开凿的痕迹,你们甚至怀疑正在某种巨兽的内脏当中前进
月宫玖羽:“…………”
维托:“被这些家伙阻拦了那么久,还能找到魔法痕迹么?”
月宫玖羽:“我看看……”
月宫玖羽:侦测魔法。
DM:幽邃的黑暗和身后如跗骨之蛆的恶兽让人抓狂,无穷无尽的通路几乎要吞没掉所有的希望
DM:玖羽集中精神,但眼前除了灰尘和腐臭味以外,并未发现任何可见的魔法灵光
月宫玖羽:“什么也看不到……”
DM:——不要说有人使用过魔法了,这里甚至可能已经有数十年无人踏足
DM:(其实你们从石室进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没发现任何魔法灵光踪迹了)
月宫玖羽:地上有足迹吗
月宫玖羽:或者别的痕迹
月宫玖羽:没有的话就只能乱走了
维托:“那让我看看,过去几年的那些陈旧痕迹吧”
维托:维托俯下身子
维托:1d20+8 生存
DiceBot : (1D20+8) → 8[8]+8 → 16
DM:维托倒是注意到洞壁和地面都有各种各样细小的痕迹,不过更像是怪物们在这里游荡留下来
DM:看起来它们以此为家
DM:但是让审判者隐约感到不安的是,这些足迹,虽说是怪物们留下来的
DM:然而,和人类的脚印,似乎在轮廓上略微有点相似
DM:(继续)
维托:(没必要在还没有切实证据的时候,自己吓自己
月宫玖羽:“走哪边?”玖羽寄希望于维托的经验
维托:“没有找到什么人类的痕迹”
DM:(要确定怎么走,另外骰一个生存吧)
维托:1d20+8 生存
DiceBot : (1D20+8) → 12[12]+8 → 20
月宫刀珑:“有怪物在追着,可能没法简单绕出去”
维托:“虽然没有办法找到人类活动的明确痕迹”
维托:“但是地下洞穴无论天然还是人工开凿,也都是有逻辑可循的”
DM:三人继续在迷宫般的地道中像无头苍蝇一般走着,维托只能凭借着地上怪物活动的痕迹,尽可能地尝试避开它们集中出没的地方
DM: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闷热让三人汗流浃背,那股挥之不去的恶心气味更是让人不适
月宫刀珑:“真是经验老到”
DM:而身后怪物的响动也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密集——————
DM:——————越来越,不耐烦
DM:【BS】
DM:【DS】
DM:【SS】
DM:最终,在维托发现了有某个洞穴的分支里几乎没有出现怪物的踪迹
DM:他正打算带着众人走过去的时候
月宫玖羽:“……?”
DM:身后的怪物们终于爆发出一阵让人胆寒的咕噜声,呼啸着扑了过来
维托:“不知道是我带的路太成功……还是太失败”
DM:数量?不知道,从贪婪的呼吸声来判断,没有上百,也足足有几十头
维托:“跑!”
DM:【【紧张1】】
月宫玖羽:“呃……哇啊!!”
DM:维托高声喊道,抓着长剑头也不回地撒腿就跑
月宫玖羽:玖羽连忙狂奔起来
DM:而后方,怪物此起彼伏的咆哮声紧追不舍
月宫刀珑:“?!”
月宫刀珑:赶紧逃跑
DM:【BS】
DM:利爪和石块的摩擦声折磨着三人的听觉,你们几乎能感觉到怪物的呼息就在背后
DM:而冲在最前面的维托,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发闷——————
DM:——————他全力地鼓动着自己的肺部进行呼吸,身体却因为缺氧而开始发软
DM:这里的空气,似乎有点不对头
尼基尔:“如果听到蟋蟀在叫,就赶紧往来的路跑——这种小东西对有毒气体非常敏感”
DM:恍惚间,审判者似乎想起了尼基尔的话
DM:(请继续)
维托:“话虽如此,这个时候回头……”
维托:维托回头看一眼
DM:怪物们仍在穷追不舍,腥黄色的尖牙流淌着恶心的唾液
DM:死亡已经快要追上三人的脚后跟了
月宫玖羽:“只能勉强冲过去了吗……!”
维托:“不至于要在这里结束吧……我……可是逃跑专家!”
月宫玖羽:那么
月宫玖羽:玖羽咬了咬牙,从腰包里掏出晶石
月宫玖羽:“很贵的……但没办法了!”
月宫玖羽:她一边飞奔着,一边用灵术给三人施展了气泡术
DM:随着气泡逐渐包覆着三人的头部,你们僵硬的肺部终于得到了放松
DM:众人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脚下一刻不停地往深处跑去
DM:而怪物们则像是被无形的界线拦住了一般,纷纷停了下来
DM:它们懊恼地向你们咆哮着,此起彼伏的嘶鸣声震得你们耳膜发疼
DM:——————也许这就是它们突然选择发起进攻的由头吧?注意到自己的猎物快要逃出生天了。
DM:冒险者们跑了好一会儿,直到背后的低吼声渐渐远去,才放缓了脚步
DM:气泡术早就已经消散,不过现在众人的呼吸并未受到阻碍,看起来,毒气并未灌满整个通道
DM:不幸中的万幸
月宫刀珑:“呼。。。多亏了这个法术”
月宫刀珑:“看来刚才还不是我们的死期”
月宫玖羽:“啊……还好。”
月宫玖羽:玖羽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坐在地上喘气
维托:“劫后余生
月宫玖羽:“但也就是说出去的时候我们不能走这里了。”
月宫刀珑:“恩,但前面的路尚未断绝,先去看看尽头有什么吧”
月宫玖羽:“嗯……继续走吧”
DM:而气喘吁吁的维托刚抬起头来,发现前面是一个石室,里面似乎什么东西在反射着光亮术的光芒
DM:像是,某种光滑的玻璃?
DM:他稍稍往前走了几步,注意到这里是一片偌大的空间
DM:【水滴声1】
DM:四周的墙边倒塌着腐朽的木架子,没被魔法保护的书籍已经被蛀蚀得千疮百孔
DM:大大小小的玻璃器皿倒在地上或是摔成破片
DM:不过让你们头皮发麻的是,是这里挂着的各样林林总总,如同刑具一般的装置
DM:与此同时,在房间的另一端,漆黑如墨的地下河湍急地奔涌着
DM: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DM:某具穿着具备明显塔尔多风格服饰的骷髅倚靠在一旁的墙边
月宫玖羽:“这里……”
DM:手边散落着骇人的解剖工机
月宫玖羽:“看起来好像是……呃?”
DM:工具
DM:(请开始选择行动)
月宫玖羽:玖羽走到了维托的身边
DM:【现场1】
月宫玖羽:瞠目结舌地看着里面的景象。
月宫刀珑:“我猜,这里就是那个狮子剑的管辖对象”
月宫刀珑:“这看起来和邪恶的黑魔法有关”
维托:“但是他死了很多年了”
月宫玖羽:玖羽去看看那些书
维托:惯例先尸检
维托:.r d20+3 医疗
月宫玖羽:虽然被虫蛀了,但还能看出来书名和内容吗?
DM:维托皱着眉头,指出了最让人困惑的矛盾
月宫刀珑:用看起来还算完好的玻璃器皿取一些黑水
维托:1d20+3 医疗
DiceBot : (1D20+3) → 10[10]+3 → 13
DM:刀珑在靠近黑水的瞬间,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月宫刀珑:“?!”
DM:在这里流淌的黑色液体似乎比起地面上沼泽的黑水,透露着更诡异的气息
DM:她的左手隐隐作痛——————
DM:————或者说,正在按奈不住地抽搐?
月宫刀珑:“。。。。。。”
月宫刀珑:“这水。。。有什么古怪”
DM:维托低头拨弄了一下尸体,不出所料,这具尸骸起码在这里躺了有数十个年头了
DM:不过他倒是注意到那身衣服有点眼熟,是在哪里见过吗?
DM:(需要确定的话,要进行地方知识投骰)
DM:玖羽则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堆几乎烂成污泥的书籍上
维托:(那我用我的遍历者
月宫刀珑:试着不沾水取半瓶黑水
DM:她皱着眉头用法师之手在里面尝试翻找着可以阅读的材料
DM:(刀珑过个特技)
维托:2d20 眼熟的衣服
DiceBot : (2D20) → 25[20,5] → 25
月宫刀珑:1d20+9
DiceBot : (1D20+9) → 10[10]+9 → 19
DM:维托沉吟着,用手指摸索着发旧衣服上的花边和缝线
DM:不会有错的,这是塔尔多欧帕拉地质学会样式的衣服
DM:多亏于他接受的特工训练,审判者认出了这件制服的来历
DM:刀珑以蜻蜓点水的敏捷小心翼翼地从地下河表面捞起了一丁点液体
维托:“首都的地质学会么,但是手上不是十字镐却是解剖工具……”
DM:冰凉的黑色液体仿佛有生命一般在瓶子里面轻轻摆荡
DM:光光是握着这个瓶子,就让刀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月宫刀珑:“你们可以来看看这瓶黑水”
月宫刀珑:“我不太懂这黑水有什么害处”
月宫刀珑:把瓶子放在一个平稳的地面上
月宫玖羽:(我这边翻书有结果吗 看不出来的话我就去刀珑那边看看
DM:明海的公主继续在书堆中埋头搜索,终于她勉强找出了一份尚且能阅读的文本
维托:(辨识黑水应该用什么技能?)
DM:里面写满了让她头大的炼金术语以及晦涩难懂的学术辞令
月宫玖羽:“唔……这个,好难啊……”
DM:她皱着眉头迎着光线盯了好久,才零零碎碎地整理出了里面的内容
月宫玖羽:试试看理解是关于哪方面的学术
DM:似乎是记录人体对于某种【物质】的反应
月宫玖羽:“这里记录了一些人体试验的数据……”
DM:里面用冷酷的笔法记录了各种各样受试样本对于这种外来物反应的实验记录
DM:但大部分几乎不可辨识
月宫玖羽:玖羽的眼睛看向黑水,“莫非……?”
DM:(辨识黑水无法通过技能实现)
月宫刀珑:“唔。。。”
月宫刀珑:用手指绕动着发梢
月宫刀珑:“我有一个不太好的想法”
月宫刀珑:“你们看,这里虽然一大堆刑具,但却没有尸体”
维托:“不无可能,这些恶兽的身体构造和人类……过于相近了”
月宫刀珑:“恩”
月宫玖羽:“……嗯。”
维托:那么研究一下解剖工具
月宫刀珑:“所以这黑水能把人变成怪物吗。。。”
DM:维托摆弄着尸体手边的解剖工具——大部分都是非常专业的手术刀,止血钳和骨锯等等
月宫玖羽:“现在来看是最合情合理的。”
月宫刀珑:“可为什么我刚才只有左手。。。”
月宫刀珑:小声地自言自语
DM:至少,对于一个地质学者来说,这些工具实在是专业得过分了
月宫玖羽:“是你刚才被怪物咬到的伤口吗……?”
维托:“恐怕不仅是地质学会吧,是狮子剑”
月宫刀珑:“不,以前有些小伤”
月宫刀珑:“没有大碍”
DM:玖羽继续翻动着手上的文本,注意到在文本的末尾,似乎有提及太阳会让这些物质快速失活
月宫刀珑:捏了捏左手
DM:——————失活,这是个很有趣的措辞
月宫玖羽:“好像说阳光能让这些物质失活。”
月宫玖羽:玖羽尽量保留了文本的原意,讲道。
DM:玖羽低头看了看地上瓶子中的液体,猜想着当初写下这个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才用了这种修辞
DM:仿佛就是在说,这些水是【活】的一样
月宫玖羽:“所以……这是一种生物?”
月宫刀珑:“水是活的?就像胶质怪?”
DM:但最让三人困扰的
DM:还是,那个不知所踪的身影
DM:他到底,逃到哪里去了呢
月宫玖羽:看看这里
月宫玖羽:有没有出口
DM:除了你们进来时的入口外,似乎别无出路了
月宫玖羽:“啊——不会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吧!”
月宫玖羽:突然回过神来这意味着什么。
月宫玖羽:“我不要啊——!”
DM:这个地窖就像是被岁月遗弃了一样,在阴暗的角落中静静地腐烂
月宫刀珑:“不要丧气”
月宫刀珑:“那些家伙不一定会守在那里”
月宫刀珑:“等他们走了,我们或许可以设法逃跑”
DM:墙边的那具尸体,是意识到逃脱无望,所以在这里自杀了吗?
DM:各种各样光陆怪离的念头让你们心头一阵阵发寒
月宫刀珑:不能放弃希望,检查一下房间里有什么能用的道具
DM:(骰个察觉)
维托:d20+9 察觉
月宫刀珑:1d20+57
DiceBot : (1D20+57) → 2[2]+57 → 59
月宫刀珑:1d
DiceBot : (1D6) → 4
维托:1d20+9 察觉
DiceBot : (1D20+9) → 13[13]+9 → 22
月宫刀珑:1d20+7
DiceBot : (1D20+7) → 3[3]+7 → 10
DM:(??????)
月宫玖羽:1d20+6 察觉
DiceBot : (1D20+6) → 1[1]+6 → 7
DM:并没有丧气的众人开始不顾一切地四处翻找,尝试寻找逃出生天的办法
DM:维托在摸索着尸体身上有没有线索的时候,注意到在他身下似乎有一份被撕扯得粉碎的纸片
DM:植物纤维几乎已经风化殆尽,弹指可破
DM:上面写着:
DM:删除/销毁?【不可辨认】记录,不要被【不可辨认】特工/狮子的爪牙?【不可辨认】找到证据,【不可辨认】公爵和【不可辨认】会记得你们的牺牲
DM:一头雾水的内容让审判者的眉头紧缩
DM:与此同时
DM:【BS】
DM:玖羽感觉到头皮猛然炸起,仿佛有虫子在自己的背上爬过
DM:【幽影1】
月宫玖羽:“……果然他是……?!!!!”
DM:某个惨白的身影一闪即逝,默默地指了指奔腾的地下河
月宫玖羽:“在、在那边!!”
DM:——————————————————save——————————————————————
月宫刀珑:“什么?”
DM:那么,大家辛苦了
月宫刀珑:啊,辛苦啦
月宫玖羽:白药辛苦!
维托:白药辛苦
月宫刀珑:这幽灵
月宫刀珑:要我们投水了。。
月宫刀珑:呜呜
月宫玖羽:呜呜呜……
页: [1] 2 3 ... 10 »